新闻中心概览

金昶伯:从嗜酒戒酒到醉酒伤酒 主动爆料恋爱秘史

厦门新闻厦门网 2017-09-14 22:18

  

卸下奥运亚军主教练的光环,生活完全回到家庭,融入妻儿老小之中,金昶伯的日子过得有些恍惚。早晨还是5点准时醒来,披衣即起,因为这是九年来带队出早操的时间。甚至走出房门才意识到,队伍已经解散,他处于完全的自由状态。他是好酒之人,但自奥运会后在内蒙被灌得酩酊大醉后,再也不敢多饮。闲散的日子,他追求微醺的境界,那样可以跟朋友说说心里话,甚至可以回忆一下当年追姑娘的浪漫。

喝出来的大病

从内蒙回到北京后,金昶伯总算如释重负。他早就承诺奥运会后,带妻儿老小出去旅游,但承诺归承诺,多亏拿了银牌,否则哪有什么心情游山玩水?“这算是我这九年的一个交待,无论对中国曲棍球还是我的家庭。”一下子放松了,老金有些不适应。

病床上,恍惚之中,他又想起了在内蒙的场景。“草原人是真热情啊!喝酒跟拼命一样。”内蒙是手曲棒垒中心主任雷军的老家。雷军早就多次口头邀请金昶伯,去那里走走,这次老金说要带家人出去,雷军便爽快地为金家做了安排。内蒙体育界的朋友们非常豪爽,好好地“酒精”考验了老金一番。结果他“浑身发烧,没有一处不疼,口内溃疡喉咙肿痛,疼得连口水都咽不下去。我觉得是酒精过敏,但医生说是疲劳过度。这么多年很少生病,这次可着着实实地当了回病人。本想闲下来做个对家庭有用的人,没想到更拖累了太太。”金昶伯说。

金昶伯已经一年多没沾过酒了,但是到了内蒙,架不住主人的热情,他按照蒙古族“每饮必烂醉而后己”的乡俗,轮喝了几天,年过半百的他真有些顶不住了。

其实,熟悉金昶伯的人都知道他能喝酒,放在九年前,也就是刚到中国的时候,他的酒量是两斤茅台。“第一次招待他,我们自然要用好酒招待,当时喝的是茅台,老金一直夸这个酒好喝,而且喝两斤不见醉,以后再吃饭,我们就都请他喝茅台了。”手曲棒垒中心的一位官员说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,好酒的金昶伯几乎每顿饭都喝几两茅台。用酒下饭,这是他在韩国就养成的习惯。而这些茅台除了朋友送的,还有就是队员放假从家里带来的。老金对茅台在中国的价格并不了解,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得知一瓶茅台酒相当于手下队员近半个月的工资。“我真糊涂!”为了这个,金昶伯很长时间都很内疚。“我的队员挣钱少,而且大多家里经济条件很差,但是队员带来了,不收又怕伤了他们的心。”于是老金想了个辙,他不再喝茅台,改喝便宜的小糊涂仙,并嚷嚷说,他不喜欢茅台的味道了。

为了让队员完全相信,即使有人请客,金昶伯也拒绝喝茅台。而队员为了“讨教练的欢喜”,从家里带回来的酒也都变成了小糊涂仙。

初带中国队时,金昶伯有很多应酬,经常上午刚刚训练完,就被叫去喝酒,而吃完午饭回来后人多少有些晕乎。为了不影响下午的训练,他自创了一套醒酒大法。“大冬天,金昶伯中午喝酒回来后,先在露天的凳子上坐上一会,然后用凉水冲半个小时,冷水一激,他马上就清醒了。”曲棍球队的一个中方教练回忆说。“也许因为这种醒酒法很奏效,无论中午喝多少,金昶伯没耽误过一次训练。”

<<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>>

本文系转载,不代表厦门网的观点。厦门网对其文字、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、及时性、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。

[责任编辑:admin 来源: 未知 ]
详情请关注: